放映电影院-从1969年在部队当上电影放映员到现在-欧洲最大的半岛在

  • 时间:

海底捞吃出烟头

蘇澳是革命老區,從小就聽大人們講打日本鬼子的故事,他因此有了參軍夢。「我們那兒很多人蔘軍,覺得當兵很有榮耀感。」

從1969年在部隊當上電影放映員到現在,70歲的吳正梅已經在崗位上堅守了50年。如今,他服務周邊22個村,每年放映500多場電影,平均每天要放映1~2場,一年中有200多個夜晚都在外忙碌。

接到調令,20歲的炊事員吳正梅背着一口鐵鍋進了電影組。當上放映員那天,吳正梅激動得一夜沒睡着,「這是我一輩子最幸福、最難忘的一段經歷。」

不同的國家,不同的時代,不同的人,不同的電影院,卻發生着相似的故事。

現實版《天堂電影院》老吳的故事,也是現實版《天堂電影院》。在這部國外電影中,一個老放映員守着一個老電影院,雖然後來電影院毀了,但有個小孩卻因為有電影夢而走了出去,成為電影導演。

退伍回鄉,他搬進了電影院由於兄弟過世,父母年邁多病,入伍四年後,吳正梅退伍返鄉,成為一名鄉村放映員。

吳正梅說:「雖然複員回家了,但是以另一種方式繼續完成部隊交給的任務。」

有一次,吳正梅騎摩托出了交通事故,縫了50多針,把家人都嚇壞了。但傷愈之後,他繼續騎車,只為了把流動放映堅持下去。

上世紀70年代,大多數鄉親很少有機會能走出平潭島。吳正梅相信,銀幕就像個窗口,可以把外面的世界帶到村民眼前。

但好景不長,走進影院的觀眾越來越少,和吳正梅一樣的鄉村放映員也因為逐漸轉行而越來越少。

自己倒貼錢,也要繼續堅守回憶電影院最熱鬧的那兩年,很多片子一票難求,連過道都站滿了人。

老吳說,平潭是個孤島,蘇澳鎮更是個邊遠小鎮。過去幾乎沒什麼人走出去的。人們沒什麼娛樂方式,看電影就是很高興的事了。後來年輕人都出去了,鎮上幾乎全是老人,他們很孤獨,需要一些文化娛樂生活。

1984年,蘇澳鎮第一家也是惟一一家室內電影院開業。電影院建在另一個村,吳正梅索性一個人搬到了影院,一心撲在電影放映上。

「作為老兵,放電影是我的責任」

70后電影導演丁小明就是平潭縣澳前鎮人,他還清楚記得1982年,他7歲時,第一次看見吳正梅,第一次看到露天電影。

19歲,吳正梅參軍到部隊。因為能寫會算,他從機槍連重機槍班,調到了炊事班,負責採購、記賬。

就是從那個時候起,電影這個神奇的世界,就在丁小明心裏種下了種子,讓他長大以後有勇氣走出小鎮,走出了平潭,如今成長為一名電影導演,他說,老吳是他的偶像,也是他實現夢想的引路人。

2003年,一場颱風摧毀了電影院,但吳正梅還是捨不得離開。

「村民都提前一兩個小時就搬了椅子放在沙灘上,搶好位置,就盼着您來。您那時很年輕,三十來歲吧,走起路來腰板兒挺得筆直,所有人都喜歡您、歡迎您,我們這些小孩子都特崇拜您。」

在福建省福州市平潭縣蘇澳鎮,你說「吳正梅」,人們不一定認識,但你要是說「老吳」,他們大概都知道:「哦,是不是放電影那個?」

原標題: 老兵版《天堂電影院》:「還有一個人看,我也要把電影放完!」

最困難的時候,吳正梅連維持生計都很困難。可這個倔強的老兵沒有放棄,他靠寫字、賣春聯賺錢補貼影院。

他在部隊圓了兩個夢吳正梅說,他自幼就有兩個夢想:一是當兵;二是當電影放映員。

有一次,吳正梅有事請假,一位老婆婆來到這裏等他放電影。村長說,老婆婆等了幾個小時才走。吳正梅知道后很難受,但後來再也沒見過她。他下定決心:「哪怕只剩下一個人說:老吳,來放場電影吧?我也願意繼續當個放映員。」

還因為能寫一手好字,各方面素質過硬,他又被選拔成為了部隊的電影放映員。

15歲,第一次看了一場露天電影《狼牙山五壯士》,他從此又有了當放映員的夢想。

他說,「在部隊,我對放映員的感受更多是榮耀感。但後來這個職業的光環完全消失了,我慢慢體會到了責任感。作為老兵,曾經的軍人,我覺得自己應該擔負起紐帶的責任。」

雖然現在有了電視和網絡,但當地農村許多老人聽不懂普通話,老吳一邊放電影,一邊還要擔當閩南話「同聲傳譯」。老人們想看電影,還是離不開他。

今日关键词:宜家抽屉压死男童